雄安两周年记:共产主义试验田的重大抉择

2019-04-01 22:34:07
今日话题

雄安,这个从规划之初就毁誉参半,争议不断,已度过两年春秋。有人称颂其为共产主义试验田,有人为“千年大计”迟迟不见起色,看不到前途而担忧。是梦想遇到现实的尴尬,抑或两年的燕雀根本无法诉说千年的鸿鹄之志?

或许,这里有着非常远大长远的规划,这里也不需要急功近利,以及炒热钱骗补贴的商人和企业(图源:新华社)

1/2

习近平对雄安新区给予了非常大的重视(图源:新华社)

2/2
上一张下一张
设立之初

设立之初,也曾流言四起。20142月,习近平主政第二年初春,习近平正式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建议,并将其作为国家重要战略。之后,诸如“保定将成为政治副中心”、“白洋淀市”、“白洋淀自贸区”之类的传言在网络中四起。

无论最终名称是什么,设立在河北的哪里,设立是新时代必须的,而“协同发展”或许就是这个必然性的原因。
2015年柴静的《穹顶之下》为多年困扰中国北方冬季的灰色天空命名——雾霾,也某种程度上加速了这一规划的进程。毕竟,受污染严重的中国首都,究竟是因为汽车尾气,还是周边重工业污染?无论哪个原因,北方粗狂的城市建设,首都大量人口以及带来的交通压力,河北城市群下的钢铁重工业严重产能过剩,亟需改善的或许不仅仅是空气污染以及供给侧改革,而是国家和城市发展、建设思路。

另一方面,经济下行的压力也让中南海颇为头痛。

“从战略高度看雄安新区,这个战略决心无疑是正确的。”
安邦咨询的创始人,首席咨询师陈功这样评价。他分析称,近些年,北京的经济增速已下滑到6.6%;天津更是全国倒数,仅仅3.6%;山东也有很强烈的危机感,所以最近在扩大济南的区划上做“文章”。中国要扩大市场空间,推动中国整体的增长形势向好的方向转变,必须要有一个大手笔才能解决问题,中国经济90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9美元)的总体量,小打小闹根本不行,而雄安新区就是一个新的增长点。

最终命名于
20162月,而下达最后通知是在2017年的41日,并在通知中将此新区定位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新区主要任务是成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

理想蓝图

邓小平“画圈”的深圳特区,江泽民推动的浦东新区,如果算上胡锦涛的西部大开发战略,习近平可以说是延续了中共领导人主政后都将部署区域经济战略的传统。可以说这具有某种政治意义,而每一届领导人选择在自己任内大力推动某个带有自己鲜明个人特色的工程,既然有着发展经济的国家目标,某种程度上也是领导人“名留青史”的一种方式。

但如果简单的理解雄安为习近平的“青史留名”,那或许存在极大可能的“对人不对事”、“为反对而反对”的嫌疑。多维此前评论称,创建深圳经济特区,是当年邓小平经济改革的大背景下选择的经济发展龙头;上海浦东新区开发,是江泽民涵改革思路的载体,胡建涛则是延续江泽民时代开始的西部大开发。到了习近平时代,中国的经济发展形势已经和邓江胡等时代不同:在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经济面临发展瓶颈(官方称为
L型经济增长曲线),如何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带动经济再次腾飞成为这一代领导人面临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